瑞河

我可以靠近一点吗

不知道算不算糖,老阿姨的脑子已经被最新一话给炸成烟花了
官方不给糖只好自己脑内。心疼老高,欧阳是天使。
应该算欧阳视角?

欧阳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紧攥着没开包的湿纸巾的现充,再回头看看拥挤的地铁站口,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:“打的吧。”
“…好。”
从昨天开始就是这样,欧阳心想。昨天在陪学妹逛展的时候,收到伟哥的微信后,马不停蹄地赶回来,一推开门就看到这样的老高。
明明这将近一年来已经好了很多了,为什么又会变成这样。
的士来了。欧阳赶紧上前一步,拉开了车门,示意现充先上去,自己再上去然后关门。
“师傅,去市医院。”

车上没人开口说话,司机本来开得挺大的广播在他俩上车后也调小了,欧阳只能隐约听到几句流行歌的曲调。现充看着窗外一言不发,欧阳不知道该做什么,只好打开游戏开始做每日任务换蓝符。
哪有心思玩得下去?眼睛不时地往旁边那个人瞟,好几回到他的式神出招了他都没反应,一气之下切换成了自动模式,一门心思用来偷看。
可当现充意识到什么转过头时,欧阳又慌忙低下头去,装作切换作战模式,才发现自己早就赢了,达摩在屏幕上晃悠了好久。
“快到了。”现充突然开口。欧阳收起手机,扭头看着窗外掠过的街景:“好快,今天没堵车。”
却不知为什么手心有点潮湿。

医院里每天都是人挤人,心理科倒还好,现充挂的号很快就到了。医生显然对两人印象很深,尽管过了一年还是记得他俩。
“是你啊,我对你有印象。”
欧阳不禁看向现充,思绪渐渐飘远了,耳边的声音变得模糊起来。
现充的确长得很好,精致帅气的五官,的确在芸芸众生中一眼就能让人记住,也难怪成为全院女生的男神。
而这个五官的拥有者却坐在医院的心理科里,这样子被院里女生看到,她们又会如何做想?
震惊?不敢置信?还是厌恶?
欧阳一想到宿舍里主席对现充的态度,从一开始认识时带着艳羡的亲近,到知道他心里疾病引起的洁癖后的瞧不起和莫名其妙的优越感,就觉得一阵难受。
大概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吧。

“我大概了解了,你方便先去外面一下吗。我和旁边这位同学说些话。病历本你先拿着到开药的地方给护士看。”
“行。”现充站起来,对欧阳说了句“我在外面等你”就走了出去。
房间里只剩两个人,医生招呼欧阳:“坐吧。”
待欧阳坐下后,医生才说道:“我看了下病历本,上次他说是因为家庭原因,是吧?”
“嗯。”欧阳回想了下现充的家庭,望子成龙却冷漠严厉的父母,缺乏爱的环境,这样的家庭没把人逼成机器已经不错了。
“但是我刚刚跟他稍微了解了下,觉得这次的原因可能与上次略有不同,不一定是来自于家庭。”医生推了推眼镜,“但他潜意识里排斥告诉我原因,我也不愿强求。这次的情况比上次来时已经轻很多了,所以我给他开了点安定,这东西不能常吃,实在是发作了吃两片。他说你是唯一了解他的人,你可得帮他。”
“…好。”

“了解他?能不了解他吗?”欧阳暗想,“我和他几乎是一样的。”
同样严厉的父母,同样高压的环境。只不过自己选择在查到高考成绩后选择反叛,与父母大吵一架彻底闹翻。每个月除了卡里的转账提醒自己还有一对爹妈外,没有其他的联系。
欧阳刚认识现充的时候,曾想过,如果自己没有选择反抗,而是顺从,会不会也变成现充这样?
应该是会的。

两人并排走出医院,现充手里拎着一个小塑料袋,入冬了时候寒风刮在脸上都有点疼,好在预约了的士,车也很快就来了。
仍旧是没有人讲话,只不过这次欧阳没有在拿着手机装模作样,而是直勾勾地盯着现充望着窗外的样子。
自己真的了解老高吗?自己又知道些什么呢?
知道老高不吃辣,知道他洁癖严重,知道他以前的一些事,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喜欢用什么。
这算了解吗?这些伟哥和主席也都知道。
欧阳突然发觉自己什么都不了解,与其说是不了解,不如说是老高一直不愿意和他说。
就像昨天一样,老高不说原因,他也不强求。两人一直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。

车到了宿舍楼大门口。
两人下车后,欧阳刚要关门,一个其他学院的人急着上车冲上来,撞了现充一下,把现充手里的病历本撞掉在地上。
“不好意思啊!”还没等欧阳反应过来,那人就把病历本往现充手里一塞,坐上车,的士扬长而去。
“老高!”欧阳急忙把病历本拿过来塞在放药的袋子里,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湿巾撕开,抓着现充手就要给他擦。
可是现充却猛地往后退了一步,手轻微地颤抖着。
欧阳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碰过多少东西,连忙先把自己的手翻来覆去擦了几遍,又抽出一张新的湿巾。“我擦干净了,可以过来了吗?”
现充定定地看着他没说话,过了一会才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自己来就好了。”
“我都拿在手上了。”欧阳不由分说地给现充擦拭起来,现充的手还有一点颤抖,不知怎的崩得很紧,但却没有拒绝。
擦到一半,欧阳突然想起昨天在回去的地铁上,直到快出站了他才发觉小白学妹的手腕被商品袋勒出了一小道红印。他有些抱歉地想要帮学妹拎,学妹却说没事她自己来就好了,还半开玩笑地说欧阳学长不太会照顾人啊,于是他也就这么让学妹拎着沉重的商品袋一路回去。
刚刚现充也说了过自己来就好了,可自己却擅自作主地就帮他擦起来。
“好了好了,你当擦什么呢,再擦皮都要破了。”现充调笑地声音在耳边响起,欧阳才回神,发现现充的手都要红了,赶忙收手。
“走吧,回去了,也难为你照顾我。”现充走向宿舍楼,“回去定好吃的犒赏你。”
“什么叫难为,我一直照顾你也可以啊!”欧阳心想,但当他意识到自己刚刚想了些什么时,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可转念一想,一直照顾老高,又有什么不可以。
这样自己就是最了解他的人了,这样自己就可以靠近老高一点了。

“老高。”
“怎么?”
“后天剧社有活动吧,我陪你去。”
“你个万年熬夜的人还会陪我早起去剧社?想看学妹就直说。”
“什么学妹,我认真的,我明晚保证不熬夜。”
“…”
“…?”
“好,你说到做到啊。”

说到肯定会做到的。
让我靠近你一点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点话说:反正作者作者停更一周趁着这两周给自己发一波糖免得低血糖晕倒
老阿姨真的是经受不起大起大落的剧情了
心理科部分因为非专业人士bug估计很多请海涵
作为一个洁癖虽然没有老高严重但还是不能被家庭理解,还好有一些理解我的好朋友。
私以为只有家庭出身相似的人才会彼此理解。
希望作者能不虐高老师。